比利时高校关停孔子学院后,该校前副校长发来邮件表达震惊与遗憾

0 Comments

比利时高校关停孔子学院后,该校前副校长发来邮件表达震惊与遗憾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司坤】比利时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将于明年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随后,法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也宣布在现有协议到期后终止孔子学院项目。17日,VUB前副校长让•科诺理给中国孔子学院总部发送电子邮件称,对该校董事会决定不再与孔子学院合作一事感到“震惊”及“遗憾”。

VUB近日表示,该校董事会已于本月10日决定,2020年6月合作协议到期后,将不再与孔子学院合作。校长保韦尔斯称,该校仅在符合研究自由的原则下与其他机构合作,董事会考量这点后,认为“与孔子学院的合作已不符合政策目标”,因此决定终止合作。

对于VUB的举动,曾在2016年担任该校副校长的让•科诺理感到十分惊讶,他曾见证VUB与中国孔子学院总部达成框架合作协议。让•科诺理在写给孔子学院总部的邮件中说:“我震惊于这个决定以及这个决定传达给致力于孔院合作和孔院未来成功发展的相关人士的方式。”他表示,VUB是自己见过的最活跃的孔院之一。他对可以在孔院进行多方面的当代中国研究活动感到自豪,也将永远珍视与中国的合作关系,并希望与中国间的信任关系能够继续保持下去。

VUB在宣布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后,并未做过多解释。科诺理也在邮件中称,“直到今天,我一直没有听到一个解释孔子学院停办的客观原因”。不过,这位已经退休的副校长告诉孔子学院总部,虽然他现在没有决定权,“但我在VUB内还有一定的道德权威,我会试图利用这一点来了解更多的决定背景。”

尽管如此,很多比利时当地媒体已将此事与一个多月前爆出的该校孔院院长宋新宁被比利时当局拒绝入境一事联系到一起。比利时《晨报》在今年10月末的一篇报道中称,宋新宁因涉嫌间谍行为被当局禁止入境比利时。该报道声称,“宋新宁已在比利时活跃十多年,他被指利用人脉关系为中国情报机构工作”。

但这一说法遭到VUB学者的质疑。该校政治学系教授布鲁诺•考彼尔特斯11月4日在比利时《标准报》发文称,多年来,宋新宁致力于推进中比学者之间的合作,不可能参与所谓“间谍活动”,而所谓的间谍指控实际上是西方对华惯用的手段之一。“如果放任这种政治干预学术行为的发生,将最终影响比利时与中国乃至世界的合作。”

“现在新闻界似乎很流行写一些与中国有关的负面文章,”科诺理在邮件中说,“但我希望这不是关停孔子学院的原因,因为这违背我们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自由调查的指导原则。”

VUB新闻发言人西科•威特曼斯19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宋新宁被禁止入境比利时确实成为该校决定的考量条件之一,不过这并不是主要原因。威特曼斯还称,虽然终止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但该校仍在寻求与中国的学术合作,尤其是与理科生的合作。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0月31日曾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宋新宁被禁入境”一事驳斥说,比利时媒体诬称宋新宁在比利时当地的中国商界和学术界招募谍报人员,这完全是不实之词,别有用心,并表示中方坚决反对这种妨碍正常交流活动和教育合作项目的行为。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孔子学院成立以来,累计培养学员1726人,文化活动受众14490人次。同时,该校孔院还开展了多项关于中国的研究项目。

附件:让•科诺理发给孔子学院总部的邮件全文:

孔子学院总部的同事们,

我相信你们都听说了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UB)决定不再续签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孔子学院。作为补充,我决定再向你们发送一封私人信件。身为VUB的前任副校长(现名誉退休),我见证了VUB与孔子学院总部达成的框架合作协议,也曾就VUB与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的框架协议和联合体协议与总部进行了联系。

12月10日,我很惊讶地收到校长Caroline Pauwels给我的一封邮件,其中提到董事会决定不再继续办孔子学院,几乎同时我在电视上看到孔院的新闻。我仍然震惊于这个决定以及这个决定传达给致力于孔院合作和孔院未来成功发展的相关人士的方式。今天,我又在新闻中看到,法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ULB)的孔院几乎将同时终止,而宋新宁教授也向我发来了同样的消息。

在我眼里,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孔子学院是我作为一个分管国际政策的副校长在各地旅行时看到过的最活跃的孔院之一,我仍然为我们在两位孔院院长朱畅教授和宋新宁教授的领导下,在一大批同事的努力支持下共同取得的成绩感到骄傲。我特别自豪的是,除了语言教育和中国文化之外,我们还可以开展多项关于当代中国各个方面的研究活动。 

直到今天,我一直没有听到一个解释孔子学院停办的客观原因,但是,我对这个决定深感遗憾。作为名誉退休、前副校长和孔院共同创始人,我没有被咨询。作为一名退休人员,我已经没有决定权,这很正常,但我在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内还有一定的道德权威,我会试图利用这一点来了解更多的决定背景。

现在新闻界似乎很流行写一些与中国有关的负面文章,但我希望这不是关停孔子学院的原因,因为这将违背我们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的自由调查的指导原则。在我亲自在孔子学院总部办公室里、与总部谈判达成的框架协议中,包括了自由调查的原则。对我来说,这些原则主要是基于事实,而不是模糊的谣言或煞有介事的媒体新闻。我相信你知道著名的庞加莱名言,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非常珍视它并将它付诸于日常行为中:

除了事实本身,思想永远不应屈从于某种教条、某个党派、某种热情、某个利益、某种偏见或任何其他事物。因为就思想本身来说,屈从就意味着消亡。

我希望我在副校长任期内一直珍视的与你们的信任关系能够继续保持下去。每当中国相关问题处于危急关头,我发现并体会到“关系(原文为拼音)”是一个美丽的原则。它可以比专业领域走得更远。最后,再次表达我对VUB和ULB的校长决定关停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孔子学院的遗憾。

友好的问候,

Jan CORNELIS

荣誉教授

荷语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国际关系前副校长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hepsychway.com